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吴郭】余生请多指教

*吴雪峰1108生日快乐!
*因为学业缘故今天才发,迟到了几天非常抱歉啊
*私设有,欧欧西有







01.
冬夜寒风凛凛,冷气从细小的窗缝中吹过发出轻微的尖锐怪声。吴雪峰伸手把窗关严实了,回头就看见有人从过道的另一头走过来、抬手熟络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吴雪峰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理,总之他迅速摁灭了自己的手机屏幕然后也朝人点点头。
“老吴啊,天这么冷你还在外面待着干嘛。”对面人走过来缩了缩脖子,但吴雪峰看着他的表情倒一点也不像是觉得冷。
“这可不是你偷溜出来的理由。”吴雪峰自然是知道叶修要去干什么——逃过媒体采访顺带解决一把自己的烟瘾。然后他眼角瞥到了自己突然亮起的手机屏幕,那是一条消息,上面赫然标着那个除了荣耀之外会扯动他心绪的名字。
“你这不是很清楚的嘛。”尽管吴雪峰很快就又摁灭了屏幕,但眼尖的叶修还是看到了些什么,“...那等会儿就麻烦你了。”
“你要是真的觉得是麻烦我就好了。”吴雪峰不以为然地笑笑,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什么话,”叶修抬手从裤袋里摸出了烟盒,手指轻捏手腕一抖、低头抽出了一支烟,还面带稚气的他弯了弯眉角像是个在做恶作剧的青年人,“你看我俩关系这么好,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吴雪峰不置可否地也跟着人一起笑了笑,随后叹了口气整理妥当了衣物朝着叶修点点头就迈步想走回比赛场,却在经过叶修身边时突然被拍住了肩膀。他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叶修还叼着那根没有点燃的烟努了努嘴:“你记得帮我提醒一下那个人还欠着我钱呢,他准备什么时候还啊。”
吴雪峰没有说话,他站在原地学着叶修之前的模样耸耸肩,一边嘟囔着“这天还真有点冷”一边拢紧了身上的衣服。他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而是选择岔开了话题,并不是因为他不想去问,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去见那个人。
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他想。要是有什么,也早就该淡了。
但他还是在进场馆前停住了脚步,像是做贼心虚一般地,他四下张望了确定没有人才再打开了手机,屏幕白色的光映在他的眼睛里,连着那个名字和那条消息。
郭明宇说,他来现场看了这场比赛。
他说,之后要不要见一面叙叙旧,他就在门口等着他,队员通道的门口。
心脏仿佛突然乱了节奏。

02.
郭明宇低头搓着手,背倚着树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通道门口是否有人出来、又是否是他等的人出来。他仰头看着夜空哈了口气,呼出的白气散开在眼前像是蒙了一层薄纱,而后又像是溶于水般消散,无影无踪。他的手心里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口袋里放着的手套也因为手心的汗所以戴得不甚舒服,早早地就被他脱下来了。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这样焦虑和紧张——只不过是见个老朋友,也不至于吧——他就这样瞎想着,甚至有一瞬间起了动身离开的念头。
然后他看见门被人推开了,抬眸看过去时正巧撞上了对面人看过来的目光、是那样熟悉的感觉。他张了张口发觉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大脑一片空白,就连很早就想好的台词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视线里只有吴雪峰一步步走过来的样子,那人身上的红色嘉世队服像是冬天里燃着的温和的火焰,不灼人、就只是单纯的让人想不断靠近他。
“嗨,老吴。”郭明宇挣扎了很久也就只能说出这样苍白的一个招呼,话音落地后他才像是回魂一样懊悔地想直接钻进地里。可惜他脚下是水泥地,而且是冬天的水泥地。
“...我说你啊。”吴雪峰看着他从头到脚地端详了一下,一时没忍住就突然笑了起来,“这么冷的天你也不知道进来避避,当年还看你挺聪明的,怎么、退役之后日子过傻了?”
“我靠吴雪峰你会不会说话了。”郭明宇朝吴雪峰挥了挥拳头佯装要上去打他,但却被吴雪峰抓住了手腕用掌心包裹了起来。
“你看你也不知道要戴个手套。”吴雪峰将郭明宇的手带着凑到唇边哈了一口气,然后两人的动作都突然静止了下来。
这样亲密的动作,若是放在以前可能就没什么大不了的,郭明宇会装着很吃惊的样子说着吴雪峰你原来还那么体贴人,一边唇角藏不住笑意地看着帮他暖手的人。而吴雪峰则会装着生气了的样子瞪一眼郭明宇,依旧是眉眼温和。然后两人一起大声笑起来,继续之前还没讲完的话题。
但那都是过去了。
郭明宇这次倒是率先回过了神,他轻声咳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本就没有被握得很紧的手揣进了口袋,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觉很不错的笑容:“我说,我们也快两年没见了吧,你又那么晚出来害我在外面冻了那么久,是不是要请我一杯咖啡再送我回旅馆啊?”
“行啊。”吴雪峰也没有再提什么,扬了扬眉做了个请的动作。
两人一起并肩走着,身体和影子的距离靠得那么近,心却像仍是隔着一整片太平洋。

03.
吴雪峰在那之后再也没见过郭明宇,直到他在第三赛季结束后接到了那么一个电话。
那天吴雪峰参加完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也就是他的退役发布会。就像一开始那样,平淡无华地开始、平淡无华地结束,一如吴雪峰这个人。
就这样吧,三个冠军、也算不虚此行。他这么想着,在夜晚悄悄拉着行李箱经过荣誉墙时还是忍不住驻足停留了片刻。那上面有着这三年来嘉世和所有人的逐步成长,记载了他们的小队长是如何带领大家开辟嘉世王朝,连带着他这三年的珍贵时光。
到这里就结束了。他垂首无声地笑了笑,重新拉上行李箱踏向他那未知的前方。
还没等他为这般悲壮洒脱的心情做个完结,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嗡嗡地震动起来。吴雪峰拿出来看了一眼,神情突然凝了几秒——那是郭明宇来的电话。
他纠结了很久才在来电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接通了电话,话筒那头传来的不是如意料之中那样的声音,反而是不甚嘈杂的摇滚背景乐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郭明宇喝醉了,他是郭明宇的同事,因为之后还有事所以要离开了,没办法才想着在郭明宇手机里找个熟人联系了送他回家——那个人这么说着。
之后是一串地址。
吴雪峰却愣住了。
他知道郭明宇的酒量很好,他喝醉的话那一定是喝了不少,但会让他醉成不省人事的样子,那得是怎样的人生不如意啊。

04.
吴雪峰赶到酒吧时打电话给他的郭明宇同事一脸“救星终于来了”地表情将醉醺醺的郭明宇交给了他,吴雪峰叫住了那个人问了句为什么他回答给自己这样的问题,那人的回答实在是让吴雪峰吃惊了不少。
——因为郭哥喝醉后一直在嘟囔着你的名字,我觉得应该是个关系很好的熟人所以就联系你了。
藉于吴雪峰对郭明宇的了解,郭明宇不像是会酒后胡言的人,那也就只有一种情况能解释了...还背着郭明宇的吴雪峰的心绪突然乱了起来,他实在是很想把郭明宇拉起来问个明白,但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那么做。在他把郭明宇放进车里后座的平躺着的时候,他看到郭明宇的睫毛颤了一下。
“...好了我知道你还醒着,我背了你走那么远的路你也好意思啊。”吴雪峰心里有些乱,但语气还是尽量的保持了平和。
原本应该沉睡的郭明宇缓缓睁开了眼睛,抬手颇不好意思地朝人道了歉:“不好意思啊老吴,我也不知道小赵会找了你,我也是刚才你背我的时候我磕了一下才醒了。”
“所以呢,你知不知道你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喊了我的名字,所以我才会被叫过来的事情?”吴雪峰也坐在了后座上、顺手关了车门。
“什、什么?!”郭明宇明显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啊、不是,那个...”
郭明宇显然是还想解释什么,但是被吴雪峰打断了。就连吴雪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这种冲动,他事后也就只记得自己看着郭明宇因醉酒而泛红的双颊和唇畔,然后他就突然扳过郭明宇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着:“郭明宇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就像是记忆回放,吴雪峰想起了当自己推开门看到站在树下的多年未见的郭明宇时内心的激动,想起了当时握住对方手时的理所当然,想起了郭明宇那个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但实际一点也没遮掩住的笑。他想,他是爱着郭明宇的,直到现在。
“...妈的你现在才问我吗?!”郭明宇突然大声骂了一句,拉过吴雪峰的衣领凑过去说着,也不知道是清醒着还是在胡言乱语,“我何止喜欢你啊,我还爱你!结果你现在这种时候了才问我吗!吴雪峰你有没有搞清楚...”
再之后的话就被吴雪峰的吻堵住了,像是百般缠绵又像是互相依靠,他们之间向来就是这样。
就像是终会被暖春代替的冬天,在如履薄冰了那么多年后,这份爱终于盛开出了满山遍野的玫瑰。

“那么,余生请多指教。”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