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长评+安利】


吃鹤一期,又或者说喜欢一期一振、鹤丸国永、粟田口的各位,请听我为你们安利一个作者——俚优。

正如我一直所说,我喜欢的作品不是世界观宏大语言华丽的,而是朴实淡雅简洁明快的,一如说书人仅需木椅一把清茶一盏、金戈铁马万里豪情就能娓娓道来。而阿优就是这样的一位作者,她能将遥不可及的角色放进真实的世界,不突兀、不违和,就像这些人物本就该属于她所叙述的那个世界,她只是为他们带去了归属。

带我入坑的是阿优的《无言以留》,这在之前的那篇repo里已经写过了缘由,所以这次就不再重复说了。由于我入坑晚所以也没有见过阿优写更早的那些文时的样子,但万幸的是我买到了《沿着风的轨迹》,虽然无缘窥得那些时候读者对阿优文的评价,但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是震惊、感叹和难以用言语表达的赞美。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三篇——《四点六平米》、《伪盲》和《青鸟的二重奏》。大概是因为当时的我看到的许多同人文都是偏向架空和虚华的,这三篇文的出现让我对“同人文”这三个字有了新的定义——原来同人文还可以这样写!
《四点六平米》我看到已经有许多人为它点评和赞美过了,我自认自己没有那种能力将其点评得更好更到位也就不再献丑了。而《伪盲》和《青鸟的二重奏》,说实话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两篇文。
《伪盲》中的鹤丸和一期都是“受害者”,一个因为家人的残暴行径而失明,一个因为被嫉妒而烧伤。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那段我至今印象深刻的对话了——
“在你看来,贪婪和嫉妒,哪个更可怕一些?”
“我认为贪婪是万罪之本……”
“你说的也没错。但记住,嫉妒比贪婪更可怕。因为当人因贪婪而伤害他人时,目的无非是夺走那人所拥有的;而人因嫉妒而伤人时,目标往往是要将那人摧毁。”
请原谅我搬了那么一大段原话,但这段话实在是太精彩了,在我看到的一瞬就有种想要大声惊呼的冲动。不仅是因为猜到了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还因为这句话实在是太过精辟和直击人心。
在看到最后鹤丸蒙起治好了的眼睛去为一期送行的时候,看着一期挣扎着从轮椅上站起来拥抱住鹤丸,一直都忍住了的我哭了——这是他们唯一一次的拥抱,象征着分别和崭新的未来。
再说说《青鸟的二重奏》,说实话到结局之前我都还被蒙在鼓里,我以为一期可能是真的不太理解鹤丸的画、甚至以为鹤丸已经离世,但是在结尾乱问的那个问题和看到的那只青鸟时我才恍然大悟。一期一直都是鹤丸的知己、青鸟,鹤丸也一直没有放下与一期的羁绊。
看完这两篇文后的我期待着,他们二人能够早些相见,能够看着彼此相互一笑说着“好久不见”。

我不太会写文章的点评,以上真的是有些片面,也不能清晰地传达出我对这两篇文的喜爱,是我的失职,但因为这毕竟是对一位作者的安利,所以我也就想再说一说阿优个人。

开头说是要为大家安利一位作者,请允许我在这里用的是“作者”这个词而非“文手”。因为在我眼中阿优比起写文的文手更像是一位能将自己的才能才华施展在创作中,会为此奉献并乐在其中、将其视为十分重要之事的作者。阿优的文字很朴实自然就像是真实发生的一切而不是一个个编导出的故事,比起阅读文字会更像是在看电影——虽然这个比喻已经被提过很多次了但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形容了,我想、这大概也是阿优文字和人的魅力所在吧。

其实写这个长评时我是怀着很矛盾的心情的。我期待着阿优能看到这篇安利,却也害怕着阿优会看到。我期待着阿优能感受到一个读者对她的支持,却也害怕着我的评论会太过片面而无法完全写出她的好。

我希望能够让阿优知道还有着我们这些支持者,希望阿优能够一直都在写自己开心的文。我想我已经不能做到从阿优写第一篇文时就开始支持她了,那我就要做到不离不弃。

最后,差不多掐着点来喊一句——阿优,520!521!

@俚优 悄悄地

评论 ( 2 )
热度 ( 20 )
  1. 俚优Deecoh. 转载了此文字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