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方王】【方士谦生贺】罔顾


*提前祝谦谦生日快乐!王杰希爱你,我也爱你!

方士谦这人是最不信邪的。无论是妖魔鬼怪的邪,还是奇门歪道的邪,他都不怕。迎头而上,管他个三七二十一,我是奶妈我怕谁。
但他偏偏就中了邪,一种名叫王杰希的邪。
一开始方士谦是拒绝和王杰希共事的,也因此他总想着多怼一怼王杰希,好在自己的功名簿上多画几个正。但现实这骨感的小妖精很快就给了他一大巴掌——他不仅没怎么占到便宜,还把自己赔进去了。

“那你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老方。”吴雪峰坐在方士谦的对面,端起咖啡嘬了一口。
“去去去,少站着说风凉话不腰疼。”方士谦很嫌弃地丢了个白眼过去,“要听故事你就少说话。”

方士谦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王杰希的呢,这事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只知道有一个雨下得稀里哗啦的夏休期晚上,输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方士谦抽中了去向手机里头第一个最近联系人打电话告白的惩罚。
“卧槽……”等看到是王杰希的时候,方士谦只想把自己下午给王杰希打电话的右手剁了。但方士谦是谁啊,他会怕吗?当然不会。所以好样的,他就这么拨了过去。
“喂?”那头接得倒是挺快。
“老王啊,我喜欢你很久了。”方士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特别期待对方的回话。
“前辈啊,”对面特别无奈地叹气道,“跟你说了少玩真心话大冒险。”
“你怎么猜到的?!”
“大概是心有灵犀吧。”
方士谦听到隔着手机幽幽传来的这句话,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内心翻涌着,想要喷薄而出。复杂点说就是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对王杰希的感情是那么的真切,突然感受到了世界的纯真和美好,突然领悟了自己人生的意义。简单点说就是他突然脑袋开窍了。
于是他努力平复着自己并不怎么平静的心绪,想要重新开口说什么时,那头又说话了:“前辈,你是不是忘了你还在打长途?”
“卧槽?!”吓得方士谦一激动就把电话给挂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哈哈哈哈哈,老方你这良机错失得挺好啊。”吴雪峰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老吴你这是不懂那种顿悟的感觉……我可以回味一生。”方士谦叹了口气装作很深沉的样子。
“那你就抱着这种感觉回味一生吧,你大概也就只有这玩意儿陪着你了。”吴雪峰也叹了口气,用着“朽木不可雕也”和“没关系爸爸疼你”的眼神看着方士谦。
“……”方士谦没再说话,看着手机闪烁的顶灯,陷入了沉默。

方士谦退役的时候很利索地就收拾了行李准备走了。没有什么腻腻歪歪,也没有什么一步三回头,他觉得离开了就是离开了,不干脆一点那就不算个男人。
所以他也就什么都没说,在早上天还没全亮的时候就背着个包走了。只留下了那么两张帐号卡,和一封留给王杰希的信。信里也没写什么,就是两行字。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四处看看,还有人在看着仰望星空的人。”

方士谦离开咖啡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看着夕阳消失在高楼间,他终于打开了手机,点开了很早之前就发到了他手机里的新闻。
因为标题上有着王杰希的名字,所以他一直没有在吴雪峰面前点开。
方士谦看着标题上醒目的“魔术表演的落幕”,心头一颤,手指毫不犹豫地打开了视频。
视频中的王杰希穿着西装,正儿八经地坐在放着一排话筒的桌子后面。当有人问起他退役后想干什么的时候,方士谦看到视频中的王杰希极小幅度地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了笑意:“我想去找那个看着仰望星空的人的傻瓜。”

方士谦笑了,感叹着王杰希不愧是王杰希,这么多年了还那么会玩。他拨通了那个联系人里躺了很久的名字,打着包票自己这次肯定不会跟之前一样了。
“这次长途不要紧了?”那边也是接的很快,话语中带着些嬉笑的语气。
“得了吧您,您老到底是要我来打电话还是不要啊。”方士谦知道王杰希识得破,他也就佯装生气,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方士谦,”王杰希的语气突然很严肃,“以前我一直能看到一串跟随着我的脚印,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大概是第七赛季末吧,它就消失了。”
“那是您老眼花了吧。”方士谦笑着说道,“不过你可以来我这看看眼睛,顺便治治你的大小眼。哦,说不定你就能看到那串脚印其实一直跟着你,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所谓罔顾,不过是不顾一切去爱罢了。爱始于浪漫,而浪漫的精髓就在于它充满了种种可能。如果不放手一搏,又怎么知道结果如何呢?

评论
热度 ( 35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