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方士谦生贺】恰是故人归

*第三方视角,古风paro

如果说微草的风向来带着暖人的气息,那方士谦就是个向来随心所欲的人。

第一次见到方士谦,约莫是在元安三十七年。那年的桃花开得格外迷人,我坐在树下独饮着竹叶青,正感叹着“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就听得一阵马蹄声在身后响起。
来人翻身下马,看着我正靠着的这棵桃树就称赞着“真美”,而后才落目在我身上:“竹叶青?”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夺去了酒壶。
“啊什么啊,这竹叶青也不纯啊,啧啧。”他在壶口轻嗅了一下,就皱着眉还给了我。
“你也别嫌弃了,这年头小平民还能搞到点竹叶青喝,就已经算不错的了。”我苦笑着将酒一饮而尽,打算收拾收拾回家。
那人倒也是没再说什么,皱了皱眉就取下了自己腰间的玉笛吹了个音。
“公子,”我站起身看着他,“你别看这片桃林美不胜收,可其实乱得很,贼匪又多,像你这种高贵的公子还是早些回去罢。”
“方士谦。”他突然开口这么说道,朝我爽朗地笑着,“这是我的名字,不是什么公子,我最烦客套话了。”
“好……那我先回去了。”我一下子愣住了,实在没想到他那么自来熟,想要说的话也有些支支吾吾的。
“成嘞。”他拿着玉笛在空中挥出个弧度,“明个儿见。”
“明个儿见。”
走了老远仍听得见那玉笛清脆悠扬的乐声。

虽然不知道方士谦说的“明个儿见”是真话还是假话,我是又拎着一壶竹叶青去了那棵桃树之下。就见有人在那舞着剑,纷落的桃花随剑气而动,美不胜收。
“哟,你来了?”那人朝我挥了挥手,收剑入鞘。
是方士谦。
“合着你还会用剑啊。”我突然觉得自己昨日的劝告有些多余。
“哈哈哈,一点点而已。”方士谦扬了扬酒壶,抛过来给我,“尝尝,正宗的竹叶青。”
“真的假的,我没喝过正宗的,你可别骗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打开酒壶的那一刹那我就相信了他说的话。
酒色泽金黄透明而微带青碧,有着独特的清香,芳香醇厚,余味无穷。若是有谁告诉我这不是正宗的,我还不信呢。
“怎么样,信了吧。”方士谦颇为得意地这么问我。
“信是信了,但你是怎么弄到的?”我很是疑惑。
按理来说,这恰逢乱世,就算是富家公子也应不会那么大方地给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品尝正宗的竹叶青,难道说……
“自然是家里有了,不然我还去偷么?”方士谦拿回了酒壶,笑着回答。
“啊,也是。”我也笑着看他。

那一日,是最后一次与他一同饮酒。
没再见到方士谦也是意料之中的,毕竟是富家公子,就算有一技傍身,这世道险恶也是难以多做停留啊。
只是有些落寞罢了。

而后在旁人口中听到了方士谦的名字,才知他是朝廷大将,平定叛乱数次立功,官至大司马。
这下就怕是,他更不会来这小桃林了罢。

时光流逝,眨眼数载堪堪过。桃花开时,我还是会带上那掺着杂物的竹叶青,去到那棵桃树下。只是今年突然发现了又有人在那吹笛,一如多年前听到方士谦吹奏的那支乐曲。
那人察觉到了我的到来,弯眉浅笑地看向我。
恰是故人归。

评论
热度 ( 13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