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周江】猫的报恩计划

*其实周江/江周无差?

*带微方王&喻黄。就不特别打tag了

*猫妖周x水师江




01.

“汪!汪!”

近了,近了,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黑夜里,犬们急促的叫声和不断逼近的步伐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被它们所追的是一只通体幽黑、毛发色泽光亮的小猫。

黑猫没命地逃着,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犬们如此执着地不停地追逐着他,是因为猫与狗天生是宿敌,还是因为他是一只即将修炼成人的猫妖?

他一头雾水,却凭借着作为猫的本能灵巧地逃窜着。虽然他是猫妖,却还没有厉害到可以一猫对付这么多犬的程度。他一跃,蹦上了一户人家的墙檐,俯视着脚底不断徒劳地跳着、用爪子刨着墙、喉咙里发出吼声的犬们。

身后的墙檐的主人,那户人家似乎被惊醒,猫妖听到有人拉动门的声音,带出一缕轻柔的风,似雪莲般清雅柔和的气息传来。猫妖忍不住回头想一探究竟,却没有料到身下的犬们中的一只体型庞大的犬纵身一跃,刀锋般的爪子在月光的反射下划出一道冰冷的弧光,攀上了他的左腿。

猫妖一惊,连忙回头,下意识地后退,忘记了自己在墙上的事实,一脚踏空,从墙上摔了下去。

 

02.

“诶呀。一只黑猫?”

猫妖躺在地上,全身上下炸裂般得疼痛,只听到一个柔和的男声在上方响起,随即身体一轻,被男子抱了起来,雪莲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感到心安。猫妖终耐不过长时间奔跑的劳累、被犬们追逐的提心吊胆以及摔下墙的疼痛,在男子的怀中沉沉昏睡了过去。

 

03.

待猫妖醒来,只见一轮红日挂在天空中,刺眼地灼烧着他微睁的眼,他的一双眼眸被照得漂亮。

他动了动身子,发现左腿已被包扎,透出丝丝凉意,煞是舒服。

“啊,周泽楷,你醒了?”男子端着一盆药汤,笑盈盈地在他身边坐下。

 周泽楷?他抬起眸子望向男子,用眼神询问他。

“诶呀,小周的眼睛真是美啊。”

不对不对!你关注点何在!

“在下江波涛,是五师之一。你摔了下来后,我救了你哦,小周。”

哦,是你救了我啊,多谢多谢。不对!名字!名字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是你的名字哦。我取的,很美是不是?”

 ...

猫妖有些怔住了,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也许是唯一一次,有人主动给予他名字,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感动。

江波涛见黑猫有些呆楞地看着他,把药碗略略推过去,笑道:“好啦,喝药啦,你左腿被抓伤后摔下来又折断了,要好好养着呢。真是的,小周不是猫吗,居然会折断腿,我也真的是头一回见呢。”

江波涛笑意盈盈,虽是抱怨的口气,周泽楷却听出了关心的意味,心中流露出一股难言的情愫,他掩饰般地叫了一声,低下头默默喝起了汤药。

 

04.

自那天起,周泽楷便与江波涛住在了一起。

时间久了,江波涛也发现了周泽楷的与众不同。他很少发出声音,总是用他那清澈的眼眸望着你,仿佛深入你的内心般,江波涛却每次都能准确地解读他的意思。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伤好了的周泽楷走失了,不,准确来说是迷路了。在江波涛的宅子里的花园里玩耍的他由于好奇心驱使,从墙缝里钻了出去,然后东拐西绕地把自己绕晕了,待意识到时,已经找不到回宅子的路了。

夜幕降临,黑云低垂,闪电划过天空,雨点噼哩啪啦地落下,粉碎了周泽楷最后想循着气味找回去的希望。雨水洗净了污秽,也洗净了周泽楷与江波涛之间的联系。至少,直到周泽楷修炼成人之前。

周泽楷怅然若失地立在街上。

何时能与你再见面呢?江波涛。

我是那么企盼与你一同生活,我是那么欣喜你给予了我独一无二的名字。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无论天涯海角。

江,等我。

 

05.

“小周?”

月光凄冷地照在庭院中,冷冽的风吹过院中的花木。江波涛端着吃食在花园里寻觅着周泽楷的踪迹。

今日午时,周泽楷依偎在江波涛的怀里,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江波涛温柔的抚摸让他的喉咙里不禁冒出几声轻细的猫叫声泽光亮、眸子如同闪烁着的琉璃一般的黑猫。

往日一向准时且从不缺席美食宴的周泽楷竟是至今未见踪影。

实在不寻常。

江波涛焦急地寻找着周泽楷,甚至派出了下人去搜寻,然而一夜未果。

夜深时刻,原应是缠绵入睡之刻,可此刻的江波涛根本无丝毫睡意。

小周,你在哪?

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如同勾走了他的全部心魄。

快回来,小周。

每次轻声猫叫中的含义他都能无比精准地听清,仿若搭档多年的好友。

他想到正午时分,周泽楷舒服地在那人怀里伸了个懒腰,慵懒地换了个姿势,仰面朝上将雪白的肚皮展露在了人的眼底。

这无疑是一种无声的信任——只有猫在绝对信任一个人类的时候才会愿意把自己最柔软最致命的地方暴露给人类。

“呵呵,”江波涛轻笑着,一只手指轻轻地挠着周泽楷的肚子,看着腿上眯着那双魅人的琉璃色眸子、享受地轻喵着的黑猫,另一只轻抚着黑猫脑袋的手极尽宠溺,“小周真是享受呢。”

“喵——”周泽楷翻了个身,灵巧地攀上了江波涛的脖子,蹭了蹭男子黑色偏褐的柔软的头发,鼻间萦绕着的那一股如同皑皑雪山上清傲的雪莲所独有的清香让周泽楷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江波涛伸手摸了摸攀在脖边的黑猫,享受着细长的猫须以及顺柔的猫毛触碰着脖颈处肌肤的酥痒。

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

如同有着与生俱来的默契一般,两人不约而同地这么想道。

然而,当日晚间江波涛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只猫。

你听见我的呼唤了吗,小周...

黑猫的身影不知何时起就已刻入了他的心田,难以忘却。

小周...

大雨滂沱,不知湿了谁人心畔?

 

07.

“公子,一个人呀,要不要来小女子这儿坐会儿?”

呢喃软语、花枝招展、卓越多姿的软娇娘斜斜倚在烟柳巷里,一条玉臂缓缓向路过的俊美青年招去,另一只手握着丝绢,浅浅捂住不断娇笑的小嘴。

青年不为所动,俊秀的脸上仍是面无表情,似嫡仙般不像红尘中人,只有那略带茫然的双眸,却是露出几分落入尘烟的人情味。

青年略略向女子点头算是回答,也不管女子痴迷的目光,继续走到了街上。

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个个欢声笑语。街边的楼面上挂着形式各异的灯笼,映得原本漆黑的夜也似被点燃,平添了几分热闹。

青年抬眸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好看的眸子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光彩夺目。他牢牢地盯着人群,似乎想在其中找出那个人,那个有着雪莲的干净气息,用笑盈盈的俊朗眉目望向他,温和地唤他“小周”的那个人。

江...一别一载多,今安好?


08.

周泽楷恍惚间,仿佛看到人群中故人的身影一闪,下意识地便跟了上去。

等他拨开人群,穿过重重阻碍,哪里还有他的半点影子?熟悉的失落感又一次涌上心头,他呆立街头,兀自想着心事,丝毫未觉察自己在旁人眼里的风姿特秀、玉树临风的模样入了多少人的眼;更没想到身遭的人,女子的秋波不住地朝他瞟着,个个手心里都攥着个精致 荷包,散发着浓浓 胭脂味;更有男子两眼放光,咽着唾沫,也都拿着个荷包,只是透着阵阵汗味。人们都摩肩接踵,慢慢以周泽楷为中心,围拢了来。

“公子真是俊俏,不知小女子是否有幸请公子陪着小女子夜游灯会?”

人群中不知是哪个胆大的女子急不可待,先道。一边娇笑着,一边将手中的荷包轻巧地向周泽楷投去。

此言一出激起千层浪。人群顿时炸开了锅,你推我我挤你,只看见一只只荷包划出道道弧线,似天空中下了一场荷包雨,向周泽楷一人袭去。

一时间,倒是弄得鸡飞狗跳,好不热闹。周泽楷没料到自己一分神的瞬间,迷倒了这么多的人。等他被人群的喧扰所惊醒时,铺天盖地的荷包已向他飞来。

周泽楷吓了一跳,慌神间身上已被砸中了数只荷包,只能无奈地开始躲避,此时又无法轻易化为猫的形态,只能灵巧地东躲西藏,瞅准了人群中的一点空隙,窜了出去。

人群中有人眼尖,见周泽楷能顺利地冲破人群,急得大喊:“别跑!”

人群又向周泽楷追去,浩浩荡荡,过路人无不被惊得闪避,霎那间便无一人留在原地,徒留一地的香气四溢的荷包。

 

09.

周泽楷被追着也是万般无奈,一边打量着周围是否有狭小的弄堂方便自己变成猫脱身,一边不时躲闪着身后扔来的荷包。他实在很诧异,不明白为何自己发个呆就被这么多人追了。

边想着,边发现了一处窄弄堂,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心下舒了一口气,于是想变成猫,没留神弄堂昏暗,自己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扑了他满怀。

周泽楷微微打了个踉跄,那被撞之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吓了一跳,却十分自然地向周泽楷伸出纤长洁白的手,和煦的声音响起:“抱歉,没伤着吧?”

周泽楷不小心撞到人也是一吓,愣神间对方的手已递了过来,风中飘荡着一阵雪莲般清幽的气息。一时间,熟悉的感觉袭来,周泽楷怔在了原地。


10.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周泽楷沉浸其中,心想:这般气息,莫不是江?

昏暗的灯光下男子的脸模糊不清,周泽楷愣神游天外,身后浩浩荡荡的荷包大军已经逼来。男子探了探头,分辨出这群人追逐的正是周泽楷,微微一笑,不由分说一把握住他的手,带着他跑了起来。

周泽楷跟着他跑着。男子的身影在灯光下若影若现。到了一处人影稀少的地方,身后的荷包大军的声音也已远去。两个气喘吁吁的人站定,男子遍微微一笑,将握住周泽楷的手放了开来,周泽楷一时失了那温柔相握的手,下意识向那里伸去,似挽留,似怀念。

男子却没在意周泽楷的小动作,望向眼前眼神清澈的男子,他的眸子是漂亮的琉璃色,在灯光的映衬下忽闪忽闪的,身子挺拔,长长的黑发柔和得批在背上,微微泛着幽幽的光,只是头顶上有一簇倔强翘起的呆毛,整个人便显得可爱起来。男子的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露出几丝笑意。

男子继续打量着周泽楷,微微有些皱了的黑色长袍,只是上面挂满了...荷包?男子有些无语,有些想笑,但他天生性子温和,待人接物皆是如此,因此人缘极好,他笑着开口:“公子你不是本地人吧。哪有本地人会在女儿节大摇大摆的出来的,尤其是俊美的公子和小姐。看你这身...咳咳...荷包,定是街上的人们丢给你的罢。这些人,不外乎是想结下一桩良缘,或是脱离贱籍,或是想寻桩艳遇,也就是图个热闹。至于为什么你身上的荷包...掉不下来,这也是群众的智慧吧。女儿节是先帝的长公主想出来的点子,这位公主性子火辣,坚持男女平等,是以有了这个专门为了女人家办的节日,她还定下了规矩,因是女人们的节日,女人们可以拿着荷包丢向那些她们看中的人,若是荷包在那人身上停留超过三秒,然后那个人必须陪着这位女子在女儿节当天游玩。那些女儿家们也很希望有个机会结交良缘,牟着劲想法子做荷包,直到几年前出现了一个叫喻文州的俊俏公子,姑娘们集合群众的智慧,为此才想出来的有粘性的荷包,沾衣不掉。后来那个公子被一个剑客截走了,姑娘们好生失落,直到今日遇见了你,才有这么一批追着你的荷包大军。”

男子说到这里,看着望向他呆呆的周泽楷,眯了眯眼,似有深意地道:“要知道我国国民风开放,都是...荤素不忌的。”

其实男子叭啦叭啦说了这一大堆,周泽楷几乎没有听进去。他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男子,因为他们正立在一只灯笼下,他也因此望清了他。依旧的素色长袍,依旧的雪莲气息,依旧的眉眼,依旧的温和语调,依旧的...他。

周泽楷欣喜若狂,带着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一眼不眨地看着周泽楷,你...还记得我吗?还记得那只你救过的黑猫吗?

江波涛没想到周泽楷翻江倒海的心情,只是他看着那对直直望向他的眸子,有些怔忡。继续道:“把你身上的荷包取下来后,顺着这条小路就可以离开了,这条路偏僻,不会有人来的。躲到明天早上便没事了。”

江波涛说完,微微一笑,便想离开。没料到身后的人突然扑了上来,死死拽住了他的袍子,他有些惊愕,声音上带了几丝尴尬与诧异:“公子...你,要干嘛?”

周泽楷却死死拽住不放,百年难得地语速流利地说:“我...我要跟着你!”

“跟着我做甚!”语气惊愕又微怒。

“我跟你走!”语气坚决。

“这...”语气开始略显无奈。

“我要报恩!”语气坚决。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快放开我!”语气愕然又无奈。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语气坚决。

“......”江波涛简直想仰天长叹了,自己闲着无聊做了回好人,这回却是被赖上了。

不过...眼前拽住自己不放的男子,倒像一只可爱的黑猫,自己倒也不反感,自己好像还有些亲近和熟悉感。

算了,捡了便捡了吧,就当捡了只大型猫。 

 

11.

晨曦的阳光透过纸窗照进屋内,江波涛走进房屋的时候看到床上的周泽楷动了动,舒服地翻了个身。手枕在脑袋下,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极其轻微的猫叫,一心想着午时宴请的江波涛自是忽略了去,只是觉着这睡姿略有些眼熟。

“小周?”江波涛试着叫醒周泽楷,伸出手去推了推床上的人,那人却丝毫没有醒来的想法。

看着正睡得安稳的周泽楷,江波涛犹豫了。

想着昨日傍晚这人缠着自己说着要报恩什么莫名其妙的话的情形,当时着实是吓到了一向平静的江波涛。不过说实话,仔细端详,这人倒颇像多年前的那只...小黑猫?

轻笑着摇了摇头,似是在否定这一愚蠢的想法,又似是在将这想法甩出脑海,总之他是不再思考这件事了。眼下需要他思考的事,可更为火烧眉毛地让他着急啊。

马上便就是午时了,五师之一的鬼师李轩、吴羽策即将到访江府,可...

江波涛看着还沉浸在梦乡之中的周泽楷,只得叹了口气。

如今万事俱备,只是...

他担心这尚未明白身份的男子的身份,怕这人醒来对现如今身处的陌生环境会产生怀疑,要是不小心扰乱了前厅与鬼师的交谈那便糟糕了。

不过...看着人乖巧的模样,应该...没关系的吧。

这么想着,江波涛也就没有再担心什么了。反而还很放松地伸出手去摸了摸床上那人头上的黑发。

这熟悉的手感...越发地像那只黑猫了...

“大人,李大人和吴大人已经到了。”

“我知道了。”起身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江波涛暂时放下了心间的怀疑。

江波涛走后,周泽楷小睁开了双眸,被对方摸过的头发上还残留着那人手掌上的余温,让周泽楷一阵恍惚。

“江...”他好想,温柔地、轻声地唤出对方的名字,告诉他自己就是那只黑猫。好想,好想...


12.

因为江波涛一直没到他的房里来,周泽楷也就这么耐心地等到了傍晚。

江波涛推门进去,看到正在望着房顶发呆的周泽楷,轻声地笑了:“你一直在等我?”

“嗯。”回过神来的周泽楷连忙点点头,又似乎是害怕这个举动表达不出自己的想法,补上了一个单音字节。

“收拾一下行装...啊,你好像没有,那便算了吧。”江波涛挠了挠头,为自己的口误而致歉,“明日起随我开始旅行吧,愿意吗?”

“嗯。”十分诚恳,又带了些许的期盼。

江波涛看着这样的周泽楷,愈发地觉得这人可爱了。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如是问道:“你的名字,我还没问过呢。”

“...周泽楷。”这是,你取的名字。

 江波涛愣住了。

周泽楷?!那只黑猫的名字!

不会的不会的,那只猫,明明已经走丢了。江波涛摇摇头。世界这么大,怎么不会出现两个一摸一样的名字呢?

抛却了脑中有些荒谬的想法,他温和地对周泽楷说:“走吧,我们去旅行。”他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眼里那一闪而过的失落。

 

13.
“哟,这不是江波涛吗,你怎么在这里啊。你不是在帝都当水师吗?你旁边的这是谁啊,怎么没见过啊。”

江波涛闻声看去,不远处踱步来两个翩翩公子,一个带着和煦的微笑,显得平易近人,一个大大咧咧的,正向江波涛打着招呼。

江波涛有些吃惊:“这不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吗?你们怎么在这里。”

喻文州浅浅地笑着:“我们在这里游历。倒是你旁边这位是...”

“这是周泽楷,我的朋友,”江波涛介绍道,“这位是占卜师喻文州,和他的朋友兼侍卫黄少天。”

话未毕,黄少天已兴高采烈地和周泽楷攀谈起来:“哟!你好呀,你是做什么的,我是剑客哟,我的剑是不是很帅耶,是吧是吧,是文州送我的哟...”

“嗯。”

“诶你怎么只回答我一个字啊,也太过分了吧。你不会是害羞了吧,江波涛是我们的老朋友了,他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嘛...”

“谢...”

江波涛和喻文州只见到一副有些诡异的画面,一个人滔滔不绝,另一个人沉默不语。江波涛忙上前帮周泽楷解围,喻文州也有些无奈地劝住了黄少天。

待江波涛与黄少天谈论起了别的话题时,喻文州微笑着转过身来,歉意地笑了笑,道:“抱歉,少天就是话多了点,没有恶意的,给你造成了困扰真是不好意思啊。”

周泽楷点点头:“嗯...没事。”

喻文州望向他,总觉得他的身上有一股浓浓的妖气。“你是....猫妖?”他迟疑地开口问道。

空气中的妖气一凝,变得不安起来。周泽楷望向喻文州的视线里满是戒备。

“别担心,我并无他意。你留在江波涛的身边是为了什么?”喻文州好奇地问。

“...报恩。”

喻文州神秘地一笑:“我刚为你占了一卦,你报恩的机会很快就要来了。只是,当你走投无路的时候,记得去城北寻医馆的王杰希和方士谦,他们会助你。”

 

14.

他们告别了喻文州一行,江波涛回头望了一眼似乎在愣神的周泽楷,轻声问道:“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声音里带着一丝宠溺,连他都没有发现。

周泽楷看着此时的他,觉得他真是吸引人。想了想:“你在...我在...”

江波涛失笑,心中涌上一种莫名的感动和心悸,大手抚上周泽楷的头,温柔地抚摸着他柔顺的发丝,周泽楷舒服地闭起了眼,听他道:“那,我们去城西吧。”

忽的,一只雪白的信鸽划过天空,停在了江波涛的肩头,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氛围。江波涛蓦地收回了手,失去了头上大手的温度的周泽楷心下一阵阵的失落感。只听他快速地转过身,眼中是他从未见过的严肃,他一时看愣了。

“小周,城南的堤坝崩溃了,洪水将至,我要去救灾。”

15.

周泽楷抱膝坐在地上,头却是直直盯着窗外。

江,你要快一点回来。

那天他们赶到了城南,只见洪水喷涌而出,呼啸着卷过房屋、人民。哭声四起,到处生灵涂炭。江波涛一到,绝望的人们就似找到了重生的希望,奋力伸手向江波涛去。

周泽楷看着那个立在摇摇欲坠的堤坝上的人,长发纷飞,衣袂翩翩,如神祇般温和地回应着群众的呼声,然后...将他拦在了堤坝外。

“江!”他急急地说。

我要和你在一起!

“乖。”他道,带着温和的、宠溺的笑意,语气却不容拒绝,“去那里没被水淹的屋子里等我,很快就好了。”

不容他拒绝,他就毅然决然地转身,面对着席卷了城南,数十丈高的水魔。

周泽楷唯记得的,就是他那坚定的背影,和他最后的温和眼神。

16.

不知过了多久,周泽楷只听到屋外的人纷纷欢呼,他忙冲出去,只见屋外那原本汹涌的洪水已消失殆尽,露出了原本土地的模样,人群欢呼着,激动地向堤坝涌去。周泽楷也快步向那里走去,心中满是担忧以及深深的自豪。

堤坝上,那人接受着万众的欢呼,他的身后是膜拜的人民,他的身前是已经驯服得如同温顺的小猫般的水魔,堤坝重筑了起来。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到来。回过头,周泽楷看到他对他绽出了一个笑容,朝他伸出了手,“走吧,小周。”

“嗯!”他点着头,拨开人群,站定在他身侧。他望着他,他望着他,笑意流淌。世界仿佛静止,只剩下他二人,两人的心中此时都是一片宁静。

“小周,”江波涛温柔唤道,露出一丝疲惫和歉意,“抱歉...”

然后,他倒下,倒在了周泽楷的怀里,周泽楷惊愕,大急:“江!江!”

堤坝上,手握重剑的江波涛摆平了水灾后,倒在了周泽楷的怀里,再也没有醒来。

 

17.

“方大夫,我家孩子到底怎么了?”一位老妇心急火燎地问着身着白袍一脸认真地方士谦方神医。

“破伤风而已,倒无大碍...”方士谦顿了顿,似是在犹豫要不要接下去说。

“只不过他需要静养几天。恐怕这几天的劳务是不能做了。”一旁刚进屋脱下高尖帽的魔术师王杰希先生倒是顺着说了下去。

“可是...”老妇想说些什么,被一身素衣的林杰给抬手阻止了。

一边轻抚方士谦的肩以免人耐不住性子给病人带来困扰,一边笑着抬眸安慰着老妇:“夫人无需担忧,我们会派请专人去帮忙劳务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老妇不住地弯腰道谢,跟着帮忙搀扶着她儿子得村民一同走出了医馆。

“王杰希你明知道这样会给这家人带来多大麻烦吧,虽然我们不会真的就这么袖手旁观...”方士谦算是再也忍不住了。

“人命总比劳务重要。”王杰希就这么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开始帮忙整理桌上散落着的草药。

林杰揉了揉方士谦有些炸起来了的头发,瞥了眼门口望见了背着一名昏睡着的病人有些紧张地向里探头的男子。

 

18.

周泽楷背着江波涛算是走遍整个京城才来到这略偏远的小村庄。听村里人对这里唯一一家医馆里方神医的称赞,与前不久喻文州所说之人逐渐重合。

就是这儿了!

努力压抑了心中的兴奋,他在进医馆前还是先观察了一下是否真有他要找的人。

对上了林杰双眼的周泽楷想自己被发现了也就不再躲藏,在确认了方士谦确实在这后便匆忙踏进了医馆,有些焦急地说道:“救救...江。”

站在周泽楷身侧的王杰希立马认出了在周泽楷背上昏睡的熟悉身影:“江波涛?!”

听了这名字的方士谦和林杰也是一愣,连忙招呼着周泽楷把江波涛放在了床上。

看着昏死的江波涛,方士谦就略感不安。脉一把,这可了不得——脉象极其不稳,气息漂浮——就算是说他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了都无半分不妥。

“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方士谦愈发肃穆的表情,王杰希也察觉到了不妙。

“...怕是...”方士谦抬头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王杰希和林杰,又看了看周泽楷,“难。”

“...不...拜托...”周泽楷急了,尽自己所能地多说一些,希望能让方士谦帮帮忙。

“王杰希...”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像是在提醒着他什么。

“...你确定?”看到方士谦确认地点了点头后,王杰希看向了周泽楷,“我有一个办法,不过...可能会消耗你的修为,你怕是...在短期内很难再修成人形了。”

顿了顿,周泽楷的眼神中满是坚毅,他看着床上的江波涛,说道:“我愿意。”

 

19.

周泽楷躺在江波涛的身侧,握紧了江波涛的手,感受着对方掌心那若有若无的温暖,雪莲般的清香让闭上了双眸的他无比安心舒适。

江,现在,是我报恩的时候了。

一旁的王杰希看着两人的模样,像是想起了什么,望了眼方士谦的方向。随后净了净心,开始念动咒语。

最深沉的爱,莫过于长久的陪伴啊。

 

20.

身体软绵绵的,像是泡在温润的水里,却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着自己。

江波涛醒来后的感觉说不上很难受,但也提不上什么舒坦,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样,却又有着一种说不出口的温暖。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只黑色的小脑袋,而后一双琉璃般的瞳眸便进入了视线之内。

“喵——”黑猫这么叫着,舔了舔他的右颊。

“小...小周?”眼前的黑猫显然就是几载光阴前的那只迷失的黑猫,却渐渐与那个同名的男子重合起来,江波涛像是明白了什么,轻轻地笑出了声,“谢谢你啊,一直陪着我。”

“喵——”轻柔的猫叫像是在挠着他的心。

“小周,报恩什么的,你还真的做到了呢。”江波涛伸手摸了摸那撮呆毛。

爱上一只猫妖,真算是一件奇事了吧。

不过...

温暖的阳光从窗隙间洒入,江波涛抱着周泽楷闭上了眼睛。

岁月静好。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