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周江】盛世

*周江深夜60分
*七夕
*主页君终于回来了!感动哭了。但是过了那么多天没人写这是怎么回事,再次想哭。
*大概是古风趴
*与关键词其实没多大关系我会不会被打死XD
*大概还会有后续和龙椅play【划掉XD】

是夜,斑驳叶影,风移影动。
“太子殿下,太傅来了。”小奴依照先前自家主子吩咐的话,领着人去了书房,之后便合门退出去了。
书房里的烛有些摇摆不定,晃晃怅怅的也显得房里有些暗,一如外面纷世的缩影。
书案后的人影动了动,走了过来。江波涛朝着人作了揖,被人用手搭住了举到一半的手臂。
“江,不必。”周泽楷反拉住了人,语气里带上了些惊诧与怒意,“受伤了?”
“没什么大事的,就是不小心被人看到,纠缠了不久,大约是那时候被划伤的吧。先不说这个了……”江波涛从袖口里拿出了一个木盒,刚想递过去给周泽楷,却被人接过放在了一旁的木桌上。
“先处理。”周泽楷的语气里带上了不容反驳的太子威仪。
江波涛就这么被人安在了椅子上,一边欣慰地想着自家的太子真是越来越有帝王气势了,一边无奈地任着人把自己的上衫褪去一半处理着手臂上的伤势。
那是一处剑伤,被多人围困脱身必然不是什么易事,就这么被人划伤了手臂,伤势还不小。暗红色的血液粘稠在衣物上,有些还凝了起来,所以脱下衣服的时候扯到了伤处,江波涛皱了皱眉没有发声,但还是被周泽楷察觉到了。
“疼?”周泽楷抬头看着江波涛的表情,眼瞳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那其中的情绪更是模糊不清无法捉摸。
“无妨的。太子殿下,我……”江波涛想继续之前的话题,那更为重要。
“江,名字。”周泽楷打断了江波涛。
江波涛哑言,对某人在某些方面莫名的较真而觉得有些想笑。大概,这就是自己喜欢他的可爱之处吧。江波涛如是想着,笑着回道:“是是,小周。那现在我可以继续说了吧?”
“好。”周泽楷满意地笑了笑,低头一边听着一边处理江波涛的伤口。
“我方才潜入佐王爷府时看到了丞相,这怕是他们在密谋些什么了。那个木盒里是佐王爷私下与大臣勾结结党营私的证据,我的行踪又是暴露了,怕是早晚会怀疑到我头上,还是得早些安排好下一步比较好。”
“没事。父皇会信你。”
“虽是如此说,但如若是在朝堂之上,皇上也不太好维护我,罚是免不了的了。”
“还有我。”周泽楷包扎好了江波涛的伤口,直接打横地抱起了那人,“夜深,休息。能解决的。”
天黑月高,凉夜风急。
不过是山雨欲来罢了。

江波涛站在城门口被周泽楷抱着,他笑着抚了抚人的后背:“我只是被调去边境罢了,又不是生离死别。这京城里已经没了可以威胁你太子位的人了,但你还是要小心谨慎。”
“知道。江,小心。”周泽楷把头埋在人的脖颈处,闷声说着。
“好。我还等着你登基之后把我接回来呢。”

江波涛被撤去太子太傅职务并被调离京城那天,正是他与周泽楷初识的七夕。

七夕节的灯火向来是百姓们包括皇子贵族最喜欢的表演,因此每年七夕都格外热闹。
周泽楷是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场景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喜欢灯火表演。所以我们聪颖过人的太子殿下自然是有一块独属于他自己的风水宝地。但他今天发现,自己的宝地被人发现了,而且还是个“熟人”。
那人似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转身过来作了个揖:“太子殿下。”
周泽楷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观察这个“熟人”。江波涛,年纪轻轻便官至下卿,在朝堂之上从不显山露水急于功成,处事游刃有余的态度颇受赏识。这个人,了得得很。
可现在这一看,这位大红人脸庞还带着些稚嫩,双眸澄净,身板看上去精健但意外的瘦小,尤其是与那些朝廷中年少成名的人来说。这人毕竟,还只是个少年啊。
“下卿,也喜欢?”周泽楷开口问着。
他自然是在问灯火,不过随后他意识到可能对方会以为自己在说这块地方,便是想开口再补上一句。
“当然。这七夕的灯火表演,有谁会不喜欢呢。”江波涛笑着回望,“不过太子殿下好清净,若是殿下介意我在这,微臣可以离开。”
“不必。”周泽楷看着人,“挺好。”
这样挺好。

当时的两人都不知道,也许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仿佛被织女用红线牵起,再也分割不开了。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