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男神x你】入尘•壹

*纯属娱乐
*古代架空paro
*江波涛x你
*被坑淹没,不知所措
*朝廷十师之一江波涛x道长你
*短点开个头x

月明星稀的夜晚,秋风送进阵阵凉爽,吹得烛火摇晃得紧,逼近快要被熄灭的样子,却是屋中没有一人。
本该在床榻上歇息的你此刻却站在小院中,臂挽拂尘、背负长剑、正襟衣冠,显然一副要出门的装扮。
你闭着眸,感受着周遭的风向,静静地站着,犹如一尊木雕。半晌,你突然睁眸,直往后退了三步,原先站立着的地方此刻正落下一柄剑鞘,而一个人影正向下坠来。
“咳咳咳……”人影艰难地运转内力,才使得自己摇摇晃晃地站住了脚跟,抬头间刀影闪过,刺杀者竟是紧追不舍地又送来了致命的一剑。
白光乍现,长剑出鞘。你控制剑柄帮人抵挡住了杀势,并脚尖一点,轻巧地站定于两者之间。
“二位,我无意插手你们的恩怨,但既然你们此时正站在我道观里,就请好生爱护我这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你启唇说道,看向了方才发起攻击的黑衣男子的身上。
“呵,你算是何人,竟然敢阻挠我等办事,你可知我是谁,奉谁之意?”黑衣男子大笑道,显然并不把你所说的话当真。
“不知,也不愿多知。我还想请问阁下可知此地为何处也?”你微微皱眉,向他那边转去了几度。
“哦?我为何要知?柔弱女子扮作道士所开的假道观,我就算在此灭你全观也是理所应当、替天行道。”对方不以为然地嗤笑道,还特地加上了一句,“我可是受了朝廷之人的命令,你若是阻拦可就别怪我下手无情。”
话音未落,长剑泛着凄冷的白光,倏地就架在了那人地脖子上,一滴血珠沁了出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你给我记住了,这儿是‘落星观’。若是想找茬,你还不够格。这个人我留下了,你若是想杀了他,那便去叫你的上头来找我要人罢,否则别想。”你恶狠狠地一字一句地说道,运气将人推了开去。
那人显然也是被惊着了,又是气愤又是害怕地盯着你好久,终是愤愤地离去了。
你这才回头望向那之前便已重伤累累的人,靠近几步过去,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你皱了皱眉,不顾人思索便直接将人扶进了屋。
“咳咳……多谢道长。”那人客气地说着。你不满地看着他这么一举动,又将一些伤口碰了开来。
你没有答话,只是拿出了药箱,算是为他简单地处理起了伤口。
“这儿……咳……可当真是落星观?”那人任着你为他治疗,颇有些犹豫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不信的话,阁下可以去看一下观门上方的那块匾额。”你心中有些愤然。
果然又是如此。
落星观是自前朝开始立于此地的,由于开观祖师是当时闻名遐迩的轻烟道长,便是从那时起有了些名声甚至自成一派,更不论本朝时落星观的声名远扬,竟是在整个朝中乃至世上都有一席之地。
然而,再如何有一席之地,本届观主是女子这一点却是未曾受到许多好言好语。
正如这人般疑惑不确定的语气,你听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不不不,还请道长不要误会,我并非想质疑,而是想确认一下。我此次原本就是要来落星观造访一次的。”那人连忙解释道,而后笑得温和,“小生江波涛,字子汧,是余安道长师父的朋友。”
你惊讶地挑了挑眉,抬眸上下打量着江波涛。
一身青衣,一把长剑,别无其他。倒是落得一副轻松洒脱的感觉。
“你……认得家师?可惜家师不在观中,怕是害得阁下白跑一趟了。”你叹了一口气,继续埋头为人处理伤口。
“无妨,”江波涛轻声笑了,低沉温柔的声音从你的头上方传来,“我此行便是来找余安道长你的。”
“还请你务必答应江某的情求。”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