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男神x你】哪怕终被时光遗弃

*虚构,纯属自娱自乐
*方士谦x你
*我流方士谦,ooc有



小方头皮鞋踏在屋子楼梯上向上延去,脚下的木板响着“嘎吱嘎吱”的声音,你穿着常见普通的白衬衣与黑长裙,最后站定在了楼梯的末端。
二楼的空间就那么大,一个可容二人居的木板床,一个小书架,一个床头柜,一个衣架,剩下的便只有那个占去偌大地方的木桌了。阳光的照射下,空气中跳跃着可见的尘埃,就像是宣示着一切终会迎来的结局。
这是重建过后的宅子,仍维持着被焚毁之前的模样,仿佛还能回到那段过去似的,勤勤恳恳地等着期待着故人的归来。
你往前走了几步,就站在了那张木桌的前面,原本木桌上的文件资料都已经在那场大火里焚烧殆尽了,一如那人。
那是在一次彼得斐书友见面会上,因着当时的社会原因,这只能秘密进行,而真正在此方面颇感兴趣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故而见面会也就只是在组织者的家中举行的一个类似座谈会亦或者是交流会的活动,而你便是在那时遇见了那个名字取自“儒雅之士”与“谦谦君子”的男人。
方士谦的书生气在那一群文士中是属于淡的,但他身上泛着的英气着实是显眼的,怎么都盖不过去,而那双魅人的桃花眼中的锐气与睿智也是如此吸引人。你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并且在他注意到你的视线后的微微一笑后彻底沉进了湖底。
一向看不起那些暧昧文字的你第一次相信了“一见钟情”这一说法。
当然,之后的方士谦告诉你他在那时又是如何对你动了情的便是后话了。
自那次见面会后,你与方士谦就越走越近,关系也越发向着爱人的方向去了。再然后,你们便是确立了恋爱关系,正式地在了一起。而那时的你也才发现,方士谦原来是革命党。
虽说革命危险,但是你还是没有去干涉他的抉择,直到他在你的水里放了安眠药把你送离京都的那天,一切都变了。
等你从革命党的安全所中醒来后,他们所有人的表情与那张白纸黑字的遗书彻底击碎了你的世界。你在反复确认了是方士谦的字迹与落款后,连自己都无法相信地冷静了下来。你抬起头,说了几个字——“我想回去看看。”
然后你站在宅子的废墟边,下了个决定——你要完成他的遗志,哪怕是用一生,也无怨无悔。
你将手捧的那束满天星放在了木桌上,环顾着陌生却又熟悉的四周。
“士谦,你放心,一切有我。”
“我爱你。”

评论
热度 ( 25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