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周江】原

*1111江波涛生日快乐!

*我江今年还好小好可爱啊嘻嘻嘻(等等快收起你这奇奇怪怪的表情

*宣传一波周江合志《Tropic》今晚八点预售






广阔的平原上,绿草正在展现着它独有的勃勃生机。这片不久前刚刚经历过战争的大地上,尽管已经焕发出新的活力与色彩,却仍旧残留着那仿佛就连时间都无法推散的硝烟味。

 

(一)

 

江波涛敲响了周泽楷少校的房门,在收到可以进入的命令后他推开了门,看着坐在桌边一脸呆萌地歪头望着自己的周泽楷,轻声笑了起来:“小周,新的军报已经送到了司令的手上。司令让你赶快去他那边。”

“嗯...”周泽楷站起身,正了正身上的军装,走到了江波涛的面前,“江,一起?”

“当然了。”江波涛笑了笑,黑色的眼微弯,阳光仿佛都汇聚在了他的眼里,泛出琥珀色的光芒,十分吸引人。

 

(二)

 

江波涛坐在周泽楷的右手侧,整理着手边的资料,想着等会儿的内部会议需要发话的内容,逐渐地就放松了大脑,莫名地就开始回忆了起来。

这是自己进入轮回军部的第三年秋。

不知不觉已经三年了。

这三年里自己跟着少时的玩伴周泽楷一起参军,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争,也免不了防止背后的暗箭伤人。跌跌撞撞地一路走来,终是携手站在了如今的高度。

周泽楷如今是风采奕奕的少校,而他江波涛则有幸成为了他的副手,唯一的副手。

江波涛至今都还记得,周泽楷第一次站在讲台上对着下面的新兵说话的时候,他站在他的身后三步的距离帮忙翻译。舞台的白色灯光打在周泽楷的身上,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芒,显得本就帅气的脸庞更是俊俏。

那一刻,他会铭记终生。

这是,他喜欢的小周啊。

 

(三)

 

眼前的平静——天空湛蓝而美好,午后惬意的阳光透过江波涛身后的玻璃窗斜斜地打过来,使他黑色的头发呈现出一种美丽的流金色。

站在司令室议事桌边的周泽楷望着手中的最新情报,好看的眉皱在了一起。

敌军在木尔斯特平原打响了开战的第一声枪响。

 

平静的时空被仓促打破,一地狰狞。

平和的水面被惊起一片片涟漪。

不过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罢了。

 

(四)

 

“恐怕敌军近来会有一次大动作。”方明华从情报员的手中接过新的情报后得出了以上结论。

“嗯…”周泽楷望着桌上的沙图,点了点头。

“虽然每次的规模都很小,但单论这个月就已经有五六次了。敌军在不断地搬援兵,我们也应该快点做出应对的策略,不然怕是会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方明华如是说道。

“…”没有回话,周泽楷转向了江波涛,“江?”

江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的话,倒是建议静观其变。”江波涛接过了方明华递过来的情报,思忖了片刻,“不过,如果敌军有所动作的话恐怕就在最近了,还是要做好严密的防备以及部署才好啊。”

“杜...密切监视...”周泽楷顿了顿,看了看江波涛,又低头盯着沙图上的布局,“方...加强部署...警惕。”

“杜明中士你密切监视敌军的一举一动,一有新情况立刻回报。方明华上士请去加强防御部署,以及通知士兵们随时警惕。”江波涛十分尽心尽责地做着翻译的工作。

“是。”

“是。”

“江...地势不利...尽快调整...最佳地点?”待得几人都领命离去,周泽楷才从沙图上移开双目。他望向江波涛,看着那双映着自己的身影,也只有自己的身影的眼睛,如是说着。

江,我军现在所处地势不利,易攻难守。应该尽快作出调整,不染这势必会对我军带来极大的祸患。那么你认为,我军秘密转移的最佳地点在哪里?

“我觉得啊...法尔湖畔。那里距离此地不远,可以达成秘密转移,士兵们也能在那里得到良好的调整休息。而且法尔湖畔地势平坦,一马平川,不宜埋伏,很适合提防敌军的行动。”不假思索,几乎是在明白周泽楷的提问的同时,这个想法便脱口而出。

江波涛已经观察周泽楷的动作很久了,自然知道他在看沙图上的哪里,想着些什么。

“还有...”周泽楷听着江波涛的回答,嘴角擎着一丝笑意。他指了指敌军的阵营,在沙图上圈出了木尔斯特平原上的克鲁弥斯沙丘,“很近。”

还有一点就是,法尔湖畔距离敌军的重要防线十分的近,十分利于我军排兵布阵。

即使在那段最艰难的底层军队生活期间,周泽楷都从未怀疑过江波涛与他的默契。这是他,一直以来坚信不疑的事,也是他一直以来以此为荣的事。

只有江懂他,他喜欢的江。

 

(五)

 

历时四十九天,死亡近30000人,被俘近7000人,伤者不计其数的木尔斯特战役,在敌军防线彻底崩溃的一周后,终于——结束了。

江波涛站在欢呼的人群中,并没有像那些幸存下来的士兵们一样热泪盈眶地丢下手中武器,也不顾自己的伤残之身、振臂欢呼着“万岁”,却是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步枪,快步向不远处的营里走去。他寻遍了整个营地,却始终找不到那个人,那个对他而言极其重要的,他心心念念的人。

 

(六)

 

这一年,敌军狠狠地卯上了轮回。作为上校的周泽楷却并没有只是简单地守在营中指挥战斗、布置战略部署,他甚至亲力亲为,踏上了这片充满硝烟的危险战场。

江波涛在战斗打响前就有着深深的担忧。要知道,敌军在彻底对轮回发起攻击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准备。然而轮回却是在前不久才刚遭遇了敌军的一次夜袭。虽然在此之前轮回就已秘密地进行了一次营地转移,损失也称不上惨重,却仍是给之后的战斗带来了不小的隐患。

“江,放心。”那人笑着,伸手抱住了一脸担忧的江波涛。

周泽楷的黑发在江波涛脖颈间磨蹭着,传来的阵阵细微的酥痒感却是让江波涛的内心平静了不少。

江波涛还想开口说些什么提醒周泽楷要注意些什么,周泽楷却转过了脸,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着,像是在强调着什么:“江,我们都会好好地活着回来的,放心。”

这是江波涛认识周泽楷以来,他说的最完整、最清楚的一句话。

 

(七)

 

尽管周泽楷这么说了,江波涛的心却始终吊着,脑中的那根弦也始终牢牢绷紧着。随着敌方一枚炮弹的落下,战斗正式打响了。

战场上一片狼藉,步兵们打着头阵,一波波的人以极快的速度向对方冲去,坦克在后方远远掠阵。不时有子弹呼啸着飞来,击中身边的一人又一人,血花喷射出来,在空中洒过一道红线,滴入泥泞的道路上,留下一片斑驳的暗红色,再被倒下的士兵所掩盖。

江波涛死咬着牙,不断向前冲着,手提步枪的步枪冒着火舌,毫不犹豫地向敌人奔去。身后的坦克时不时便会开上一炮,击落在敌军里,炸出一片血花。头顶上战斗机呼啸而过的轰鸣声,落下的炮弹在身边炸开,轰出一个个凹凸不平的地洞,再瞬间被被炸弹所伤的士兵们填平。

硝烟四起,一片狼藉,不断有什么在上空炸开,废墟散落在士兵们的头上,生疼生疼。周围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最后,甚至子弹都打完了,只能靠肉拼。

看着因火箭弹爆炸所燃起的层层浓烟,冉冉升空,听着周围的厮杀声和炮弹的发射声以及炸裂声,踏着同伴们的尸体,血与肉,还有炮弹留下的血坑汇成的道路,握着手中早已无弹可打的步枪,江波涛知道了,他们胜了。

 

(八)

 

敌军被轮回踏破了攻势、进入了防线,终是溃不成军,一时败势如山倒。

这一仗终究是赢了。

江波涛拖着中弹的腿,望着血流漂杵的战场,心中波澜不定。

小周,我好好地活了下来,那你呢,你又在哪里?又是否和我一样好好活着?

 

(九)

 

“小江?”

熟悉的声线,虽有些嘶哑,但仍旧是依稀可以辨认出声音的主人。

方明华从远处走了过来,顺着手臂滴落的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他看着江波涛有些魂不守舍的表情,还以为江波涛受了什么重伤,担心地唤了下江波涛的名字。

“方明华上士...”江波涛抬眸看着方明华,眼中的不安毫无遮拦,“你看到小周了吗?”

“啊?”方明华起先还在担心着江波涛,看清他并没有受什么大伤后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了江波涛的问话,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前辈你知道小周在哪吗?我搜寻了整个营地都没有找到他!”江波涛明显慌了神,也没有在意私下对方明华的称呼就这么说了出来。

“没有啊...”回过神来的方明华想了想,脸上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

不会的。

小周不会有事的。

江波涛这么想着,却愈发地不安。

小周说了他会好好地活着回来的,他就一定会的。他从来没有骗过他,从来...没有...

江波涛像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宝物一般,呆立在原地,任着方明华不断地叫着他,他都没有任何气力去回答了。

小周不见了...

小周...

 

(十)

方明华叫来了杜明和吴启,命令着两人去清点伤亡人员,又让吕泊远和孙翔去集合所有能够自主活动的士兵,这才拉着早已心神恍惚的江波涛去了医务室让他休息。

过了很久江波涛才逐渐回过神来,看着身边忙碌的医务人员以及连续不断被送来的伤员,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轮回刚经历一次大战,伤亡惨重,如果他这个部队少校、周泽楷上校的唯一副手还这么萎靡不振的话,这对于整个轮回来说莫过于有一大劫难。

他从休息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正了正军装,拍去了上面的尘土,给身旁的医务人员让了身,一边安慰着伤员一边朝门外走去。

果不其然,方明华正站在外面指挥着剩下不多的还能动的士兵清理着营地。

“方明华上士。”江波涛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轻声地咳了咳。

“小江?”方明华明显有些惊讶,“你没事了?”

“嗯。”江波涛笑了笑,“我不能总这样下去啊。”

“...”方明华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不该把情况告诉江波涛.毕竟江波涛才刚恢复过来,再告诉他实情的话...怕是会再反复。

“上士,有什么事的话就说好了,我可以接受的。”江波涛依旧笑着,眼中的光却是黯淡了不少。

他已经多半猜出了方明华犹豫的原因了。

“小江...”方明华觉得自己的喉咙突然涩得很,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如实说道,“我们已经翻找过了整个营地了...并没有找到小周...”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有些小,但还是被江波涛捕捉到了,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僵住了。

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真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底的抽痛。

“不可能的,”他说,“小周还活着。”

 

(十一)

几天后,江波涛回到军部时仍是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周泽楷的消息,他踩着草地在曾经与那人一起携手同行的地方,驻足看着远处的山峦叠嶂。

那一刻,他的身后响起了军靴踏在草地上的声音。那样的轻重与步调,是在他的记忆中不断出现的那种样子。江波涛转过身,看着来人逆光站着,但那样熟悉的棱角还是让他得以在第一时间就认出对方——是周泽楷。

“你…”他开口哽塞了片刻,想说的话是一句也没能成功说出。

“江,我回来了。”

这一句,胜过千言万语。

“那你怎么不快点回来…”江波涛指责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拉住了手。手心里触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像是个小小的圆环。

江波涛摊开手心看了一眼,银色的戒指在光照下发着光。

“嗯、比较远,用的时间久了。”

“…”江波涛的表情阴沉了下来,他没想到原来他的担心是多余,周泽楷只是为了取……取这个戒指送给他。但他又很想笑,因为这实在符合周泽楷的个性。

“江,我爱你。”

一切纠结都在他的耳畔听到这句话时消散开,他叹了口气只好认栽。

“嗯,我也爱你啊小周。”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