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百日方王/Day50】心照不宣

*原著向,私设有,欧欧西有,我流方士谦







午后阳光正好,这天就连风也难得少了几许呛人和喧嚣,是罕见的大好天。王杰希很喜欢在这时间沏一壶茶再携上一本书,独自一人坐在日光里。茶叶无所谓名贵与否、书籍也无谓经典与否,只是享受这份时光就够惬意舒适了。
现在他面前的确正放着一杯茶,氤氲水汽蒸腾而上迷蒙了对面人的眉眼。微草战队待客室里的冷气开得恰到好处,空气安静得只听得到对面人最后检查文稿的翻纸声和器材轻微的沙响。王杰希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坐在这个房间里时还是自己刚准备从预备役转正的时候,外头骄阳似火他却只感受得到冷风吹在身上的凉爽。当时还是队长的林杰把合同书放在玻璃茶几上推向他,连带的还有那张上面标有“王不留行”之名的账号卡。他抬眸看了眼林杰,发现对方也正面带笑意地望着他——眼中是少见的轻松与希冀。王杰希垂首看着玻璃茶几上放着的物什,他提起笔,合同书空白一片的签名处落下了一个笔锋润滑却不失刚毅的名字。
“就交给你了,杰希。”王杰希听见林杰这么说着,他抬头迎上了对方的目光。
“是。”然后他点点头,语气一如既往的认真、带着毋庸置疑的决心。
开门出去就看见了斜靠在墙边玩手机的方士谦。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出来也不发声,只单单朝林杰说了句“林队好”。王杰希也知道这个说是自己前辈的人内里有多孩子气,也不愿去过多纠结什么——例如方士谦现在脸上明显不耐烦的表情。他只是出于礼貌地向人叫了句“前辈”。
而后就听到方士谦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也不知是因为林杰在场还是其余什么因素的影响,总之他收起了手机站直了身,但手插在口袋里还是没拿出来。他说:“这下准备好了?等会可别被记者问得紧张到说不出话啊。”
“前辈放心吧。”王杰希低眉笑笑,没有过多在意方士谦的话语和语气,他也只是这么回答着,转身踏上了通往新闻发布会会场的那条走道。灯光照在他身上把影子拉得很长,像有个巨物在黑暗中酝酿杀意。

“王队抱歉让你久等了,采访马上开始。”算是确认完了采访稿和机械设备,记者抬头向王杰希通告了一下,摄像机的镜头对着他卡定了位置。王杰希点了点头、整理了着装,双手交叉放在膝上,抬眸向对方示意自己也已准备完毕。
这是他第一次在赛季结束的战队发布会后接受独家电视直播,也是他最后一次以微草队长的身份接受采访。

“首先非常感谢王队能接受这次采访。如我们所知,王队从出道至今收获过许多殊荣,在此之中让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次呢?”

当然是夺冠的时刻了。

王杰希的脑海里几乎是瞬间就跳出了这几个字。
没有哪个职业选手是不为那个奖杯拼搏的,也没有什么电竞人真能做到无欲无求、随遇而安。如果真的有,那从一开始就没有必要参加联盟参与比赛,而更应该去做个隐士寄情山水。
王杰希不是隐士也不愿去做隐士,所以他对于冠军自然也是有着极强的执念。
即使时隔多年仍是记忆犹新。那天联盟第五赛季总决赛的场馆里灯光亮如白昼,王杰希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推开比赛舱门到台上的时候他就能感到粉丝的欢呼和热情扑面而来。绚烂的白色冷烟火在舞台周围烧着,亮堂的场地就像预期中微草的未来一样光明一片。大屏幕上放着碧绿嫩草终成破土之势而出的队徽样式,王杰希站在屏幕下静立着,平淡却有着不容小觑的强劲锋芒。那一刻,他就像是微草的守护神,无人能敌。
王杰希从主持人手中接过奖杯,被一涌而来抱住奖杯的队员们挤得往后退了一步松开了手,然后他突然觉得左肩一重,侧头就看到了方士谦靠近的脸,上面是在王杰希眼中被无限放大的的得意和喜悦。
方士谦从来不会刻意去抑制自己的心情,他的过于“直率”一度让王杰希头疼不已,但现在也只会觉得这实在是方士谦的一个优点。
“我就说了有我在,这联盟的天下就会是微草的了吧。”方士谦挑挑眉,语气里是这一年来王杰希难得听到的开心。由于靠太近而偶尔抚在王杰希脸颊的气息和碎发挠得他心里有些发痒,“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明年再跟我一起打下一片新江山?”
王杰希看到了在方士谦神采奕奕的眸中倒映的自己——似是也被这气氛感染了,脸上竟也带着明显的笑意。
“那当然。”理所当然的,王杰希用着陈述语气、宣告着下一段征途的开启。
微草终成原。

“说到第五赛季就不得不提一下王队风格转型的事了啊。虽然曾经就被报道过很多次,但从现在回顾过去,王队对那段时期有什么补充或者特别想说的吗?”

个人风格的形成从不是能一蹴而就的,这是多年积累慢慢完整的,甚至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打法,身体却永远都不会忘——那是溶于血骨的烙印。

风格转型时遭遇的困境大家都有目共睹,多说也不过是再增添了几分悲壮的英雄色彩——但这从来不是王杰希想要的。
重要的是结果。我们赢了,这就够了。
他想张嘴这么说,但话语卡在喉咙口就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来。耳边有一个熟悉得不行的声音响起,其中的愤怒不言而喻。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微草拖累你了吗!”方士谦拍着会议室的长桌突然站起来,瞪着王杰希的眼神里写满了不满情绪。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说,是我连累了大家。”王杰希直迎上方士谦的目光,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他的想法“所以我决定改变打法。”
“团队赛无法完美配合的短板越来越明显,再优秀的个人赛成绩也弥补不了。我没有责怪大家,只是在自我反省。”
此时的王杰希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的会议他只是在通知大家这件事,而并非商讨。方士谦清楚了自己拗不过这个后辈,只能不满地坐回座位生闷气。
王杰希收回盯着方士谦的视线看向了所有人——
“我决定抹杀魔术师。”

会议结束后王杰希一人留下收拾资料,方士谦在不远处看他,却没有一点想出手帮忙的意思。他就这么看着,不发一言也不举一动。一直等到王杰希收拾完了抬头望向他,他还是没有一点想开口说话的迹象。
“前辈,想说什么就说吧。”王杰希习惯了这人一向的直打直撞快言快语,现如今那么沉默着实让他也有些做不到完全处变不惊了。
“我想到了很久以前你跟我说的两句话。”谁料到方士谦终于开口了说的却是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准备好了迎接狂风骤雨的王杰希一下没反应过来。方士谦也没管有一小许愣住的王杰希就接着说:“‘他从来不会勉强别人’和‘他总是在勉强自己’。你当时是这么说林队的,你还记得吗。”
这是一句陈述句而非疑问句,因为方士谦知道王杰希不会忘。而王杰希也的确没忘。他突然明白了方士谦说这话的意思,他呼了口气,唇角有一丝笑意散开:“那你会再勉强自己一次吗,就像上次那样。”
方士谦没有回答,只是垂了垂眼睑低了些头。王杰希看着方士谦有些长的额发一边想着这人怎么还不去理发一边等着回答。结果方士谦突然迈开步朝门口走去,最后站定在门前回头看了眼王杰希,神色与往常无异。他“啧”了一声,语气略带调侃:“现在好像还是训练时间啊,队长这是打算带头偷懒?”
“那就一起加油吧前辈。”
“这还用你说?我肯定比你强。”
窗外有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入,投下一片斑驳影。楼外前两年才冒出一些的爬山虎已经快染绿了半面墙。
然而这还只是个开始。

“都是夺冠,王队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想到第七赛季呢?”

总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的,比起经历磨难初尝露水的甘甜,第七赛季的胜利更像是水到渠成,何况出现了对微草、对王杰希而言都始料未及的新变故。

夏休期开始前的那天王杰希才得知这个消息,他摞下快推到俱乐部后门的行李箱、收起手机就往回跑。这个时间几乎所有人员都已经回去了,空荡的大楼里只回荡着他一个人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响。他冲上四楼的时候正巧看到方士谦拉着行李箱锁门出来,怀里还抱着一本套着白色封皮的书。
“哟,老王你回来检查锁门啊。我都检查过了,过会儿就把钥匙还到门卫那边。”方士谦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是已经从钥匙圈上拆下的单独的战队宿舍钥匙。方士谦手腕一抬手一握,利落地把钥匙收在手心里,他拉过行李箱的拉杆往王杰希的方向走过来,即使是背着光王杰希都能清晰感受到方士谦轻松洒脱的心情。
王杰希什么都没说,就这样不发一言地和方士谦并肩走着这一段不知之前走过多少次的路。他不说话方士谦也不说,两人就这样直到走出了俱乐部大楼。方士谦突然站定在原地,往前多走了一步的王杰希迷惑地转身看过去,就见对方挠了挠头开口问着:“你特地赶回来该不会只是为了送我走吧。你想问就问,憋着我也怪难受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王杰希听他这么说了也不客气,毕竟直截了当才算是他做人处事的习惯。
“让你问你还真不客气啊。具体时间也记不清了,总之就是有一天发现了自己状态下滑——这点你应该也心里有数。既然事实如此那也只能坦然接受咯。”方士谦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反正又一个冠军拿到手了,我这时候离开也能算是功成名就,给后来人留一个雄伟的背影就够了。我还是挺聪明的哈哈哈。”
王杰希自然分得清方士谦的玩笑话和真心话,搭档那么多年若是还做不到心有灵犀那也太枉对自己了。所以他没再去接上方士谦的话头,皱了眉头板起了神情地盯着方士谦:“如果这次没拿到冠军呢。这个决定为什么不提前跟我商讨。”
方士谦见自己岔开话题无望,也就只好叹着气摇了摇头,视线瞥到自己怀中抱着的书时愣了片刻,而后突然一个人低声微微笑了起来:“这就跟你决定抹杀魔术师一样,我也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啊。”
他走上前伸手揉乱了王杰希理得整齐的头发,前倾身凑在王杰希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而后就拉过行李箱径直向前门走去,也再没回过头。
王杰希一直目送着方士谦走出大门,刚才揉过自己额发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和声响、对于平常状态而言又太用力了点。王杰希立马就清楚了一切原由。他低头看着怀中刚才方士谦硬塞过来的书,耳边又一次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刚才所说的话语。
“王杰希…”方士谦总喜欢留偏长一点的头发,说是什么这样才衬他的气质,但每次靠近都总会挠得王杰希痒痒的。
“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疑问都能得到解答的,有些东西藏在心里就够了。”

“谢谢王队,这次采访辛苦你了。”记者向王杰希伸出手,语气轻松了不少。
“你们也辛苦了。”王杰希客气礼貌地回握住记者的手,转身脱下了身上的微草队服外套,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丝毫的拖泥带水。
“…王队,真的要离开微草了啊。”
王杰希听到了身后记者的小声嘀咕,于是他抬头说道:“这是逃不掉的宿命,坦然接受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坐的沙发背后有一面中等大小的镜子,自己的样子正映在里面,那样熟悉的表情像极了退役时的方士谦。
王杰希垂首无声地笑了,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在这么一天来临的时候居然也会露出这样轻松愉快的神情。
“那么,我走了。”他低声说着,声音轻到像是在自言自语,眼底神色却像是在和某个特定的人说着这些话。
那本包着白色封皮的书,被王杰希拿在了手上。
天边白云翻卷,晚霞照映下透着橙红微光。落日余晖看似悲凄,之后却又是一番星幕璀璨。
王杰希开车兜兜转转了很久才找到这家网红咖啡店铺。一向对这类店没什么兴趣的他是在一次闲来无事时看到的介绍,被冠以“微草粉丝聚会好去处之一”的这家店店内装潢风格太过熟悉,以至于在第一眼看到时他就已经确定了这家店的神秘老板是何许人也。

推门进去时门上的风铃摇晃、铁舌片敲击着铜铃发出一串清脆悦耳的声响。店里放着三排书架可供顾客借阅,脚下柔软的地毯将脚步声全数收下,浓郁的咖啡香弥漫在空气中。
王杰希扫视了一眼店内后目光停留在了那块巨大的液晶屏上。屏幕上放着无声的他的退役新闻发布会现场转播,不少人聚集在那聚精会神地看着,有人低声啜泣着、也有人轻声叹息。王杰希收回视线走向吧台,台上的咖啡壶还在小煮着,店员忙里偷闲地看了几眼转播,丝毫没有意识到新顾客的到来。王杰希屈指在木制的台面上敲了两下,将一直抱着的书递了过去。
“啊、还书的话在旁边登记一下就行了。”店员回头看了戴着墨镜和帽子的王杰希一眼,并没有太在意、还以为只是个寻常顾客。
“我找人。”王杰希清了清嗓子,开口有意压低了声音。
店员终于疑惑地转过身仔细端详着他的样貌,面上露出了困惑的神情:“您是…?”
于是王杰希取下了墨镜挂在胸前的衣服口袋里——他有足够自信不会被别人发现,再次重复了一遍方才说过的话,还加上了那个名字——“我找方士谦。”

夜幕悄然低垂时王杰希正窝在咖啡店的员工休息室里看书,泡的是据店员说店长放在店里给某个特定的人准备却一直没有用过的茶叶——也是王杰希最常喝最喜欢的那种。他抬手合上书本放在腿上、低头抿了一口茶,透过蒸腾而上的朦胧水汽他看到了开门进来的那人的样貌——那是较多年前几乎没怎么变过的脸,戴着王杰希熟悉的烦躁神色和不甚熟悉的温和棱角。之前真的很难想象这两种近乎矛盾的存在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人的脸上,但当方士谦进入视线那刻起王杰希就忽然觉得这实在没什么不可能的,甚至还觉得这有些理所当然。
可能这就是方士谦之所以叫方士谦的原因吧。王杰希这么想着。
“不是吧,你刚退役就把伪装这件事忘个精光了?这么光明正大真该庆幸今天客人不算太多,而且客人注意力都不在你这边。”方士谦双手环抱在胸前、低着头看王杰希,颇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语气里不难听出小小的愤怒和责备。
简直就像个在教育孩子的家长,明明以前自己才是那个让人头疼的熊“孩子”。王杰希恍惚了一下,有点想笑但也最终没笑出来。
岁月磨去了所有人的年少轻狂,所幸方士谦还是那个方士谦,王杰希估计是那个王杰希,本质都没有变。
他把茶杯放回桌上,细长好看骨节分明的手屈指在桌上敲了敲、仰头正对上方士谦的眼睛——亦是不得知从何时起,在那双眼里看到的王杰希自己总让他有些奇特又微妙的感觉。他略微敛敛神,开了口:“我是来还书的。”
“…这书我送你了,不用还。”方士谦在看到那本白色封皮的书时眼底的神色就黯了些,他张唇欲言又止了半晌才说出这么句话,整个人的主心骨像是突然被抽去了似的。
这些小细节自然是被王杰希尽数收在了眼底,微微抿起的唇角上扬了些许弧度:“你就不打算看看?”
当然,王杰希很清楚方士谦会看到什么——那本书的扉页上写着一行字,是方士谦的笔迹。再往下,是王杰希的回答。

“不是我爱上了你,是你终结了我的理智。”
“正如有些东西还是没办法藏一辈子的。”

像是微风徐过吹拂尘土,早些年种下的种子终于摆脱了束缚、一瞬长遍原野。
“我从下午就饿到现在。”方士谦站着一言不发,王杰希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了然——他们的默契从未减少过分毫。两人相视一笑,王杰希前倾身直膝站起、拍了拍手。

“那么,今晚吃什么?”

爱是心照不宣、无须多言的。
因为光是“爱”这一个字,就够说好几辈子了。













后言:
私心把自己想说的话放在文章的最后。一开始就有写老王退役的故事,所以就用的王杰希视角了,很多关于方士谦的部分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放上来。例如原本想说方士谦在送给王杰希书的时候问了一句“王杰希,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变了什么。”,又例如想写方士谦把那家咖啡店经营起来又在后台存了一盒茶叶的小心思到底是怎么样的,再比如说方士谦最后见到王杰希的回答之后给了个“装腔作势,真不愧是你王杰希”而后王杰希回了“彼此彼此”的情形。
这些没能写在这篇文里是我的遗憾,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够写出来了却自己的这个心愿。
这篇文可能cp向不太明显,总的来说就是个细水长流的爱情故事,想说的就是最后两句话。希望方王能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评论
热度 ( 75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