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孤寡老人

目前去子博鬼混ing…
子博→林中温酒。

【周江】不言 叁

*古风,私设有

*前文请点tag翻阅

*故事没有进展很快,就是一起生活了很久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的两个人【。还没有互通心意告白






狂风骤雨呼啸,这几天的天气愈发恶劣,完全没有丝毫转好的趋势。江波涛撑着竹伞回来的时候身上衣物都难免被雨水沾湿了大片,湿漉漉地粘搭在身上,好不难受。

“唉、这天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他轻声叹着气,伸出手去刚想将伞在屋外甩去些雨水就被另一人拦下。周泽楷拿过伞往外挥腕用力地甩着雨水,另一只手推着江波涛往里屋里去。

“洗澡水好了,去换衣服不要感冒了。”周泽楷回头看着江波涛,黑色的眼瞳中闪烁着一丝责备、但更多流露出的是关怀。

“好,谢谢你啊小周。”江波涛略微仰头正对上那双眼睛,朗声朝人笑了笑回答着,转身就进了里屋。

周泽楷看着里屋的门在自己眼前缓缓合上,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甩得差不多了的竹伞取回放在一旁,右手的刺痛感越来越强烈让人难以忽视。他卷起衣袍的袖口看了一眼,黑色的线纹如阴霾一般缠绕在右手臂上滞留不去——这现象已经出现好几天了,但具体多久周泽楷自己也很难说清楚,仿佛那是理所当然的、亦或者是一直就跟随着他的存在。周泽楷皱着眉低头端详着,忽地就听见了从里屋传来的声响,他连忙将衣袖松下遮去自己手臂的异状。

他不能让江波涛知道这些,他不想看到那个人对自己露出担忧甚至可能是防备的表情,就像对方收伏那些作恶一方的怪物时的那种神情。

木门被从里侧打开,换好新衣装的江波涛手里拎着换下的衣物挂在屋内的竹竿上,因为竹竿挂得有些高、江波涛踮了踮脚才把衣服挂上去。他看着站在原地发愣的周泽楷有些想发笑——那副愣愣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尤其是配上周泽楷那样的体型和那样帅气的脸。但他还是没笑出来,反而抬手小握成拳在嘴边护着小咳一声唤回了周泽楷的注意力。

“小周啊,这个竹竿下次能不能稍微放下来一点?”他询问着。

“不,衣服我来挂就好。”周泽楷摇了摇头走过去抱住了江波涛,低低头把下颌靠在江波涛的颈窝处,双臂揽紧把江波涛整个人都环在了自己的怀里,“我来就好。”

“好、好,我知道了。”江波涛知道这个人在某些方面特别的固执,也就只能由着他来。江波涛敛了敛笑意,眉宇间带上了几分严肃的神情。他思忖了片刻才继续开口说道,“小周,我要离开几天,你绝对不要离开这个屋子可以吗。”

周泽楷想着这大概又是接到了什么哪里需要除魔的任务也没多想就点了点头答应了,又加上了一句:“我可以照顾自己。”

江波涛像是还不放心,看着周泽楷就想再多说几句,但唇齿微张了许久也没能发出一个音节的声音。

但愿此劫能安然度过啊...他这么想着。


然,世事难料,事与愿违居多。

评论
热度 ( 19 )

© Deecoh. | Powered by LOFTER